主页 > 专题汇 > 通州区妇女代表大会 > 妇女心声 >
收藏 打印 挑错
分享到:

应试教育隐性影响不亚于雾霾

时间:2014-04-14 13:41  来源:北京妇女网  作者:佚名  点击:
今年两会,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高考改革将减少全国统一高考科目,将不分文科生、理科生,全部考生考的内容一样。同时,外语仍然是高考统一科目,但考试方式会发生变化……

  今年两会,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高考改革将减少全国统一高考科目,将不分文科生、理科生,全部考生考的内容一样。同时,外语仍然是高考统一科目,但考试方式会发生变化。同时他还表示,高考录取在以统一考试科目成绩为基础的同时,还要依据学生3年学业水平成绩,参考综合素质的表现。

  高考改革,这个牵动亿万中国家庭神经的话题,再一次引起与会代表委员们的热议。

  高考把孩子变成做题机器

  喊了这么多年的素质教育,为什么中国的教育还是没能摆脱应试教育的窠臼?在全国人大代表、安阳一中校长黄艳看来,这一切都是高考指挥棒惹的祸,只要高考不改革,永远都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黄艳说,很多学校都是考什么教什么、考什么练什么,学生除了做题,还是做题。应试教育最突出的一个标志就是教学以训练为主要手段,配以大量的教辅。

  “与看得见的雾霾、地沟油不同,应试教育的影响是隐性的。”黄艳直言,应试教育导致的恶果永远不会集中爆发,它只会造成国民素质逐渐低下,继而引发其他社会问题。

  “高考改革的步子要快些、再快些,学生等不起了,家长等不起了,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也等不起了。”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理工大学万方科技学院董事长李光宇呼吁。

  他向记者罗列了现行高考的“三宗罪”:一是,加重考生和家长负担。为了考上好大学,孩子从小学就要报各种培训班、补习班,参加各种优质初中的选拔考试,孩子“压力山大”,家长疲惫不堪;二是,导致教育不公平。他说,河南是人口大省,尽管这些年高考招生人数、录取比例一再增加,但河南的一本上线率仍然比较低,只在7%左右,达不到全国的平均水平;三是,扼杀孩子的创造性。他说,在高考压力下,出现了“学前教育小学化,小学教育中学化,中学教育大学化,大学教育不学化”的怪圈,高考把孩子框起来,变成了做题机器。这样教育孩子怎么可能会有创造性?我们国家怎么可能会有创新型人才?

  高考改革能否改掉应试教育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江苏省改革方案已经基本形成,但是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具体方案现在还不能向社会公布。具体来说,江苏高考将改变一考定终身,加快建立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学生考试多次选择、学校依法自主招生的高考方案体系。除了规定的语数外科目以外,学校还可以根据学科门类提出选测科目,考生也可以根据兴趣爱好选择科目,最后计入高考总分。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副市长杨晓超说,北京中高考方案上半年也可能出台。总体思路是:不要一考定终身,降低考试难度,不要超出课本的内容,不出偏题怪题,对学生进行综合素质考评。让学生12年学到的东西真实反映出来。比如外语,将会逐步过渡到社会化考试。除了统一考试的语数英外,按照改革方向,物理、化学、政治等科目高考不再考,会实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将会在高考成绩中占一定权重。另外,学生高中阶段的综合素质评价,包括从事志愿者、对社会服务等综合评价,也会在高考里占一定比重。他还表示,即使今年高考改革方案能够公布,也至少会在3年后实行,给学生一个过渡期。

  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说,按照现在高考改革设计的总体方案,有四个关键词:统一高考、高中学业水平测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因为统一考试科目的减少,学生的压力会相对减少,特别是高中学业水平成绩进入录取范畴,打破了我们以往的视野,有利于初高中实施素质教育。他认为现在最难的是四个方面如何去加权,只有有了多元的加权,才会有多元的录取。而后边两步是更具实质性的,也是最难得的,难就难在如何建立公信力。

  全国政协委员、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敏说:“高考改革不分文理科、减少科目等内容,太简单化了一点,能不能达到最终减轻学生学业负担的预期效果,我持怀疑态度。”她说,高考改革,不在于改形式,关键在于改内容,真正达到减负、培养学生能力的目的。高考改革在具体操作上要慎重,要多听不同专家意见,进行更合理的顶层设计。

  高考改革不应只改考试方式

  “这次高考改革,我认为是继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最具有革命意义的一次改革。这次改革的核心在于招生制度的改革,能够真正突破一考定终身。”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说,目前,高校在招生时并没有太多的自主权,基本上是省级招生考试部门按照最低录取线不断地向学校输送学生,这一做法,张志勇形象地描述为“单向批发学生”,这样很容易出现教育畸形问题,比如“我上某所高校,不是因为我对某所高校的某个专业感兴趣,而是因为我的分数够了”。

  张志勇希望,经过这次改革之后,能够建立“多投多录,双向选择”的录取模式:一个学生可以向多所学校投送自己的入学申请,也可以拿到多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但他可以自主选择最喜欢的学校和专业。这样的做法将会带来两个好处:一是对孩子兴趣的培养有了制度的保障,确保学生选择的专业、学校和自己兴趣相匹配;二是双向选择会激发高校改革活力,促进办学质量的竞争,高校办学特色和品牌意识会大幅度提高。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大学校长周绪红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我国高等教育眼前最大的难点是供需矛盾。我们国家人口太多,优质教育资源不均衡。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那么招生始终将很难找到一个好的方式。所以要改变“一考定终身”,不能一蹴而就,而是需要一个过程。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大学党委书记关爱和认为,高考改革更应该突出招生录取制度改革。他说,多年来高考录取在全国范围内的不均衡现状将高考很多问题凸显出来,比如,录取分数线差异,录取比例差异等等,其中高考的配额制是主要原因。分省录取的配额制关系到各省的录取比例,录取比例直接关系到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分配。他建议,高考改革应该在公平公正的原则下,要突出招生录取制度的改革。国家在高考改革的顶层设计过程中,对于目前这种录取比例差异性的现实情况,应该对分省定额录取制度进行完善,以人口数量、生源数量等因素为主要参考依据,进行合理的配额设计,推进教育公平,使全国的考生能够较为公平地获得优质高等教育的机会。

(责任编辑:王妮)
收藏 打印 挑错
分享到:

妇女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