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题汇 > 通州区妇女代表大会 > 妇女心声 >
收藏 打印 挑错
分享到:

生不生“二孩”不应成为她的纠结

时间:2014-04-14 14:14  来源:北京妇女网  作者:佚名  点击:
“如果我们打算生二孩,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工作怎么办。我这个职位一旦离开,肯定马上就有人补上来。等我休了半年产假再回来,谁知道还有没有位子可以安排?”……

  “如果我们打算生二孩,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工作怎么办。我这个职位一旦离开,肯定马上就有人补上来。等我休了半年产假再回来,谁知道还有没有位子可以安排?”

  “一头是家庭,一头是工作,要生‘二孩’怎能不纠结?”

  这名正处于纠结中的女士是湖南某大型央企下属地产公司部门经理方莀,她的纠结在部分职业女性中颇有代表性。

  今年全国两会上,《中国妇女报》记者带着“她的纠结”采访了多位代表委员,试图让代表委员们为这种纠结开出“良方”。

  政策背后的“她纠结”

  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强调,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落实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记者了解到,截至今年3月1日,全国已有8个省区市陆续落实了“单独二孩”政策。国家卫计委科研所所长马旭代表也在两会上向记者表示,预计今年会有20多个省份出台“单独二孩”政策,未来也将会就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展开调研。

  “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将有效缓解“人口红利”消失后,“未富先老”、劳动力短缺、独生子女家庭养老等问题,对改变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也会起到积极作用。

  一面是社会各界呼吁多年的生育政策,一面却出现了另一种担忧——3月6日,北京市一中法院新闻发布会通报称,该院近三年审理女职工因“三期”(孕期、产期、哺乳期)权利受侵害引发的劳动争议案件110余件,绝大多数案件女工胜诉。该院同时预测,随着北京市“单独二孩”政策开始实施,此类案件将会增多,如果国家没有配套政策,将加重女性就业难。

  “女性既要承担家庭责任,又要承担工作压力,‘她纠结’反映了女性在社会中的双重压力。”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认为,在我国,养育孩子的主体还是母亲,她们必须考虑与平衡一些成本付出;另外她们也在观望和期待,想看看国家会不会出台一些配套政策。

  配套政策需“跟得上”

  “单独二孩”需要哪些配套政策?应如何回应“她的观望与期待”?对此,两会上的代表委员们从各自研究领域出发,为维护女性权益建言献策。

  “执行好已有的法律法规是基础。”河南女法官朱正栩代表说,如妇女权益保障法、《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等法律法规执行不到位,谈何其他。

  朱正栩代表说,我国现有的《企业职工生育保险试行办法》,通过社会保险立法的形式,向生育女职工提供生育津贴、产假以及医疗服务等方面的待遇,保障她们因生育而暂时丧失劳动能力时的基本经济收入和医疗保健,帮助生育女职工恢复劳动能力,重返工作岗位,从而体现国家和社会对妇女在这一特殊时期给予的支持和爱护。

  “在这基础上,应尽快修订相关条款,将受益人群扩大到‘单独二孩’上。” 朱正栩代表说。此外,她建议政府还应该考虑通过立法、制定政策等手段,对招录女工的用人单位给予奖励和政策优惠等,平衡保护女工“三期”权利与企业发展之间的矛盾,以达到既让女性承担好繁衍后代的社会使命也不至于更多地增加企业负担的目的。

  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吴明委员认为,“单独二孩”政策对女性就业的影响并不是一个短期问题,需要放置到社会大环境中,各项配套政策都要“跟得上”。

  “对于妈妈们来说,‘跟得上’的社会服务尤为重要。”吴明委员说,比如幼儿园、保姆、育婴师等行业,应加强提升他们的素养,打造专业的、一流的服务,“妈妈需要什么,社会就能服务什么,以减轻妈妈们的后顾之忧。”

  人事制度改革是机遇

  国务院参事邓小虹委员认为,全面推进企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对“单独二孩”的妈妈们、对所有职业女性来说都是一个机遇。

  “要改变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定编定岗的管理制度,让妇女实现灵活就业、阶段性就业。” 邓小虹委员解释说,财政若按人力总额投入,给单位更多的人事聘任权利,按照工作量决定聘用多少人、全日还是半日甚至小时工,如此不仅让财政支出能真正付给岗位上的工作者,还能腾出一些就业机会,让更多的人灵活就业。

  邓小虹委员呼吁,尽快推行放开人事制度改革,给女性自由选择的权利,让女性无论是阶段性的侧重育子还是以后全职工作,都有为有位。

  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徐葵君委员建议,要真正让“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得更好,社会首先要营造女性公平就业氛围,还要从制度规章上保障女性就业者“生二孩”的权利,有关部门不妨将“二孩”的部分支出项目纳入到个人所得税的抵扣中去,来减轻“二孩”家庭的负担。

(责任编辑:王妮)
收藏 打印 挑错
分享到:

妇女心声